????转过天。

????午时。

????“铃铃铃铃!”

????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

????“处长,我是白举民。”

????“什么事?”

????“在水厂街排查时,发现一名叫王东升的人,曾经在孙家旅店住了一晚。”

????“目标确定吗?”

????“通过老板的描述,基本可以确定,王东升就是您说的那个人!”

????“皮箱还在吗?”

????“在,他拎着一只黑色皮箱。”

????“他几点钟退的房?”

????“早上六点钟。”

????“孙家旅店在什么位置?”

????“水厂街街尾,一条无名巷里,相对比较偏僻。”

????“王东升既然去了水厂街,说明接头人很可能也在附近。我马上给你增派人手,监视水厂街主要路口,一定要把他找到!”

????“是!”

????“找到他之后,知道怎么做吗?”

????“等到王东升和接头人见面,再将他们一举拿下!”

????“没错!”

????沈之锋知道,经历过火车站事件,王东升现在也成了惊弓之鸟,他在确认安全。

????明知道“王东升”这个名字会被调查,他依然选择了住店,肯定是没有落脚处,总不能住在大街上。

????另一方面,王东升其实也是在打时间差,毕竟这是一座有着近五十万人口的大城市,不可能很快查到水厂街。

????“铃铃铃!”

????电话再次响起。

????沈之锋拿起电话,说道:“喂?”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片刻,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是保密局情报处吗?”

????“对,你是哪位?”

????“魏忠文!”

????“……原来是魏先生,有事吗?”

????“让冯青山接电话,我有话和他说。”

????“冯青山调去南京了,他现在已经不在站里,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

????“你是谁?”

????“在下姓沈,是新任情报处长。”

????“哦……沈处长,我想和你谈一个交换条件。”

????“交换条件?”

????“对!”

????“怎么交换?”

????“放了我老婆孩子,我放了你们的人!”

????“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没问题!在哪交换?”

????“等我确认老婆孩子安全到家后,你们的人立刻就会被释放!”

????沈之锋想了想,说道:“魏先生,万一你说话不算话……”

????“沈处长,话我就说到这了,放还是不放,你看着办吧!”魏忠文没有纠缠这个问题。

????“你一点都不关心家人的生死?”

????“如果你执意不放人,明天就会有报纸揭露事情真相,逮捕政见不同者,不惜株连其家人,这种发西撕暴行,希望你们能解释得通!”

????为了拿到口供,非法拘禁犯人家属,这种手段虽说有一定效果,但是一旦传扬出去,对党国形象大为不利。

????“好吧,我同意你的条件!你的家人很快就会被释放,希望你们能言而有信!”

????“嘟,嘟,嘟……”

????听筒里传来忙音,对面电话随即挂断。

????半个小时之后,韩彩菊带着一双儿女,走出了津北监狱大门,由监狱方面派车送到车站,乘坐长途汽车返回平谷。

????…………

????水厂街。

????一号公寓301房。

????姜新禹走到窗前,掀开窗帘一角,朝楼下看了一会,回身说道:“老魏现在到哪了?”

????周明伟说道:“他转道去北平,然后从北平去冀中。”

????“派人护送了吗?”

????“放心,都安排好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知不知道王东升这个人?”

????周伟明很吃惊,急切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王东升的名字?”

????“昨天在火车上,王东升露出了破绽,我猜想,他可能是咱们的人。”姜新禹坐到椅子上,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王东升是假名字,他真名叫吕怀义,这次来堰津是给我们送电台来了。”

????“这么说,那只皮箱里应该就是电台……你们什么时间接头?”

????“今天下午三点钟,在新乐茶馆见面。”

????“水厂街的新乐茶馆?”

????“对。”

????“只有他一个人吗?”

????“应该还有一个,为了以防万一,电台和密码本分开保存。”

????姜新禹沉思半晌,感觉这件事非同小可,说道:“王东升这个名字,已经暴露了,昨天晚上,吕怀义肯定会住旅店,如果用王东升证件登记住宿,被发现是早晚的事……”

????“不会这么快吧?水厂街又不是主要街区,沈之锋就算查找王东升下落,应该会从繁华街区查起。”周明伟和吕怀义想的一样,觉得从时间上来说,水厂街暂时还很安全。

????姜新禹起身来到厨房,侧身站在窗前看了一会,招手叫过来周明伟,指着街边报摊前,说道:“那个人就是情报处的特务!”

????一名身穿灰色西装的男子,正在报摊前翻阅报纸,时不时的看一眼手表,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周明伟心凉半截,吕怀义特征明显,尤其是拎着一只皮箱,如果出现在水厂街,肯定会被特务盯上!

????“敌人怎么会这么快?”周明伟说道。

????姜新禹说道:“沈之锋的思路与众不同,或许,他是专挑偏僻路段调查……”

????“这可怎么办?”

????“必须取消接头!”

????“可是,吕怀义怎么办?他肯定会按约定去新乐茶馆!”

????姜新禹凝神沉思了一会,眼睛忽然一亮,说道:“你和吕怀义认识吗?”

????“不认识。”

????“接头用暗语?”

????“对。”

????“把暗语告诉我!”

????“你要做什么?”

????“你待在家里,哪都不要去,我去和他接头!”

????“这怎么能行?你去见他,如果落入敌人的监视,岂不是连你也暴露了!”

????“放心吧,我不会直接出面。”

????“你打算怎么办?”

????姜新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说道:“回头我再和你解释,再耽搁一会,就彻底没办法了!”

????周明伟别无他法,只能把接头暗号告诉姜新禹。

????从一号公寓出来,姜新禹开车赶奔林深路。

????他心里很清楚,能执行送电台这么重要的任务,起码来说,吕怀义不会是一个菜鸟。

????在火车站,被沈之锋瞧出了破绽,吕怀义当然知道,他随时都会落在敌人的监视下。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傻瓜才会拎着皮箱,大摇大摆的按计划去茶馆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