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人的战斗场景让全球军队发狂,天灾般移动的火焰洪波摧毁了一颗又一颗的大心脏。

????这种大范围的恐怖攻击,一击就能摧毁一座地面阵地。

????再运气不好一点,一整只没有做好准备的军团都会失去战斗力。

????要是那天在东京复活的是平将门完全体,整个皇居都会被这一招轰飞向天际,搞不好皇室都要被一锅端了。

????看来以后要长点心了,将皇室分散到全国各地,在不定期的派出成员到全球国家出访。

????龟田的摄像机看不清葛叶的具体动作,只能感受到山崩地裂似的狂暴攻击,他的心中彻底成死灰了,直播间中的打赏订阅再多,都无法让他感觉到快乐。

????“我死的时候,整个京都都在为我陪葬。”

????这么一想,龟田的心情似乎又好了起来。

????不过岛国官府人员凭着为数不多仅存的摄像头,还是拍摄到了那枚熟悉的‘心核’。

????“是代代木神树交给巫女的心核。”

????“神树的心核?”

????“这能成为扭转胜利的方法吗。”

????“不可能,东京距离这里直线距离可是三百五十公里!”

????“哪怕使用导弹发射到此,也需要十多分钟。”

????“难道你们都忘记平将门了?叶王不过是在地上绘制出了法阵,七座神社的封印物便转移到了京都,永远不要用我们的思想去揣度超凡的伟力!”

????“快点联系东京方面,关注神树的状态。”

????东京,涩谷区,代代木警备驻地。

????繁华的代代木已经永远成为了历史,这里除了全天候在外围蹲守的记者,便是官府派来的武装力量,以及阿妹莉卡的军人。

????不过能在代代木走动的少女们都是不能得罪的人物,阿妹莉卡的大兵哥只有按捺住身下的骚动。

????仰望着几百米高大的神树,作为警备人员的小林心中油然生出了崇拜感。

????正是有着代代木神树在东京的驻守,在千里外京都乱糟糟的时刻,东京才会如此平静。

????但高耸的神树忽然无风自摇,一枚枚树叶从高处摇落,幸好都是基本没有多少重量的叶子,不然由几百米高处落下,带来的就不是美的意境,而是血腥恐怖的少儿不宜了。

????“神树,神树大人祂……”

????想要说出的话堵在嗓子眼打转,小林踟蹰了几秒后才缓缓在对讲机中开口道“祂发射了!”

????一道箭矢!

????分身所化成的箭矢从树顶发射,追星逐月般划过天际。

????不过东京中看到这一幕的人并不多,因为箭矢的速度‘太快’,只是在空中悬停了半秒钟后便骤然消失。

????瞬间从静止状态变成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

????但背后的真实却是分身飞到空中变身,然后消散,形成了一种视觉上高速飞行的错觉。

????山梨县,富士山警备驻地。

????几乎是在同一刹那,富士山警备驻地捕捉到了同样的光芒,同样是一闪而过,稍纵即逝。

????也同样是早已在山梨县准备好的分身所做出的把戏。

????如同接力赛般,从东京的起点一路贯穿向南,每道分身都间不容发的悬空后显露身形然后消失。

????“京都府军队驻地的这道光芒……和神树大人的发射出去的东西一样!”

????“山梨县、岐阜县传来了同样的目击报告。”

????后知后觉的超自然厅直到光芒消失半分钟后才汇总到各县传来的报告,其中还有几个县并无报告,不知是还在犯迷惑,亦或者根本没有捕捉到。

????“什么?!”

????“跨越了这么远的距离……”

????“这怎么可能,算上消息收集整理递交的误差,从涩谷到京都,仅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寒毛遍体升起,这种速度匪夷所思,简直可以说是物理意义上的瞬移。

????人类最快的导弹也不过是二点三千米每秒!

????“飞行物即将落地!”

????到了京都范围后,空中飞行物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而且在镜头观察中已经能看清具体的模样。

????一座井字型的高大物体。

????是鸟居?

????天空中飞来了鸟居。

????除了岛国官府外,还没有哪一方反应过来这道鸟居是从东京飞来。

????导弹专家们要是知道从东京到京都只用了几秒钟的事件,心中不知会是如何感想,而且这鸟居型的外表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这种东西在高速飞行状态中的阻力大到不敢想象。

????水野心中自然没有对导弹专家愧疚感,反正近来全球不知多少领域的专家已经怀疑人生,再多几个流体动力学的专家也无伤大雅。

????“推测长度约六十余米,宽度为……”

????如此庞大的体积,如此匪夷所思的速度……

????人类科技要是有这份能力,全球七十亿人还用被困在地球上等死了?早就研发出堡垒级的战舰踏上了星际殖民的征途。

????越是临近京都,鸟居飞行的速度就越慢。

????但这慢只是相对来说,龟田的镜头先是捕捉到了天边的一道光,当看到这高大的鸟居时,直播间再次进入哑口无言的状态。

????场景变得越来越魔幻了!

????但要是和封印十尾的明神门比起来,这个高度的鸟居只是小巫见大巫。

????“封。”

????葛叶指尖前伸,庞大的鸟居硬扞着火海波涛奋力向前。

????势不可挡的刀芒遇到了对手,在庞大鸟居前火海被狠狠压制,细长的火焰化为横陈的火海,从沙漠边际的一头焚烧到另一头。

????“呃……”高大的平将门愕然一声,“叶王,这一招你有办法吗。”

????“叶王?”

????几声疑问下,叶王根本没有回答,只见在反推过来的火海前,他仅剩的火云披风也被掀飞,周身近乎是赤果的状态。

????“别说话!”叶王的双手在身前掐起,“没想到会是两个同等级的家伙来对抗我一人,未免也太……让人兴奋了!”

????“战死者也好,冤死者也罢,所有的力量都向我汇聚,让世间都听一听战死神灵的怒吼!”

????“我要让所有的所有重现!”

????叶王脸上的绷带彻底消失,焦黑的皮肤也在重压狂风下龟裂破碎。

????“咔擦。”

????焦黑的表壳下,新嫩的白色肌肤露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