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岸指着地图分析道,“如果摩洛哥部队的进军路线必须避开阿尔及利亚边境,那么最有可能的是走这条路。这会使他们原本的补给路线拖得很长。

????而他们进攻的位置应该是在这里。如果我们提前顺着这个方向后撤。就逼得他们不得不向前追击。这样一来,他们的补给线会拖得更长。”

????几个西撒哈拉军官连连点头,“过长的补给线,会导致他们推进的速度减慢。”

????“不光是让他们推进的速度减慢,他们不可能空手而回,仗着他们的机械化部队,一定会试图追击我们,而我们可以带着他们走。在这片区域兜圈子。”将岸在地图上画了一个范围。

????“如果他们全是步兵的话,这个计划或许可能。但他们是装甲部队和机械化步兵,他们的推进速度远远在我们之上。应该很快就会追上我们的。”一个军官忧虑道。

????“他们不会,因为我们会分出一只小规模部队,不断的骚扰对方的后勤补给点。燃料补给点是他们的重中之重。

????一旦燃料补给点被占领。他们这些坦克和机械化部队就真成了一堆废铁。所以他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而会积极回防。这就叫攻其必守。

????零星不断的袭击骚扰和咬不上大规模部队,会让他们感到沮丧。几次往返之后,甚至有可能孤注一掷,放弃补给点不管,全力追击我们的大部队。”将岸回答道,“这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我们的机会?他们有那么多的坦克装甲车,就算放弃燃料补给点不管。也能全力歼灭我们。”一个军官摇摇头,“我看不出机会在哪里。”

????精算师将岸回答道,“这里就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我们拖住他们够久,他们所携带的水就会告急。因为我们的人数少,所需的水量可以由给水部队及时提供。

????但是他们不行,不光是人需要水,他们的发动机也需要水。一旦携带的水不足,他们必须要设法补给。

????而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距离补给点太远了,返回头来补给等于是前功尽弃。所以他们一定会就近寻找水源,很幸运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小峡谷形成的绿洲。

????从峡谷的山上流下的雪水汇集成了小溪流,一路向沙漠延伸,使得这里成了荒漠中难得一见的小型绿洲。所以他们一定会到这里来补充水。

????而在这里我们埋伏了一个炮营。我们会把所有的反坦克炮集中在这个位置。当他们进入绿洲补给的时候。

????我们就堵住他们的后路,利用狭窄的地形,和大量的反坦克锥。履带式坦克车碰着反坦克锥的时侯,因为土地前端滑腻,加上履带式坦克车的动力猛,所以,坦克车很轻易的由反坦克锥的一个平面滑上反坦克锥的低顶端。

????当坦克车滑到顶端的时侯,因为坦克车的底部不是滑腻的,所以很轻易卡死在上面。这时反坦克锥就仿佛一个千斤顶一样,即便是你将它推倒,它仍然有一个尖锥朝上,阻碍坦克前进,唯一的方法只有爆破将其清除。

????这样的安排会使得他们的装甲队形无法及时展开。而即便是他们最好的坦克,也没法挡住这反坦克炮的轰击。

????这会迫使他们向绿洲的另一端突围,而在绿洲的另一端,我们给他们准备的是大量的反坦克地雷。这会使得他们的装甲部队举步维艰。

????剩下的就是我们的表演了,这是一个小峡谷地带。只需要步兵埋伏于两侧高处,用反坦克火箭筒直接打击坦克装甲最薄弱的顶部。

????我们将会重创这支部队。但在此之前才是行动的关键,我们必须一直保持谨慎和克制的态度,跟敌人周旋。直到把他们引入陷阱。”

????“这个地方够冒险的。因为我们如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他们咬住,再也甩不掉。我怀疑以我们的机动性是否能够做到。”一个撒哈拉军官低声道。

????“这才是关键。你们只有少量装甲车和步兵战车。而且型号也是偏老旧的。能否完成这次任务,确实面临了极大的考验。

????另外我们还得使对方相信,他们正在追踪的是一个高价值目标。我们的情报小组会使他们相信,他们所追击的是西撒哈拉人民阵线武装的指挥部。

????只有这样才会激励他们锲而不舍的追击我们。”林锐回答道,“我知道你们目前仍在使用无线电密码通讯。而这种密码是容易被破译追踪的。

????一旦他们发现我们的部队在移动过程中不停的发报,而且信息流量很大的时候。他们会深信不疑,认为这就是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指挥部。”

????“这需要非常多的步骤,而且必须有全局指挥。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行动都会失败。而且行动失败的后果极严重。”一个西撒哈拉军官苦笑着摇摇头。

????“没错。所以所有的指挥都必须由我们来完成。我知道各位对我们的安排还有所怀疑。为了解除这种怀疑,也为了行动的便利。

????我们决定把行动指挥部就设立在作为诱饵的部队里。我们对各位只有一个要求,这也是对所有军人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服从命令,令行禁止。”林锐看了看在场的西撒哈拉军官们。

????“但你们只是顾问团队,并没有指挥权。”恩尼斯特摇摇头。

????“确实是这样。所以我才要求你们给我委派一名听话的指挥官。”林锐毫不客气的道,“这个人可以听命于你,向你负责。但在行动指挥上,他必须听我的。”

????“你这是在为难我,瑞克先生。你们是军事顾问团成员,没有西撒哈拉武装部队的军事指挥权。”恩尼斯特摇摇头。

????“那就帮我找一个有指挥权的人,但他得听我的命令行事。你既然雇了我们,就得给予我们足够的信任。否则,这烂摊子我就没法管了。”林锐摊开了手。

????“我考虑一下。”恩尼斯特皱眉道,“关于你们的作战方案,也必须经过军事委员会的重新审核。我立刻着手安排召开会议讨论你们的方案。”

????“你最好确保这份方案能够通过。否则你们军事委员会大部分成员,下次就会在战俘营里开会了。”林锐点点头。

????。